返回

万古神帝张若尘笔趣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150章 五界天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 命运神山非寻常山岳可比,占地广袤,三司十二神宫错落分布在不同区域,各有千里之地。
        过去神宫和未来神宫颇为特殊,神秘莫测,即便是在命运神山中,也只有神灵才知道它们的大概位置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虚天前辈曾言,修虚无者,剑道是破绽。可是为何,他却偏偏传你剑道呢?” 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言,只有达到他现在的高度,剑道才会成为虚无之道的破绽。而我,就算拼尽全力,永不懈怠,想要达到他现在的高度,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。”缺不苟言笑,但眼神中却带有一抹不屈的意志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虚天前辈这么说,应该只是鞭策你而已。以你的天资,若都无法擎至诸天之列,别的修士岂不更加没有机会?”         缺的天资和心性,张若尘是十分佩服的。         这个元会,若没有他和阎无神,缺多半可以成为第一人。         在圣境之时,白卿儿和殷元辰虽然也有元会级天才的实力,但就修炼心性而言,他们二人比缺都弱了半分。         白卿儿是为了挑战荒天,才不顾一切冲击元会级天才。         殷元辰的心性更加偏激,甚至是极端,怕是比白卿儿还要弱半分。         缺道:“我修炼出圆满的二品圣意,在无上境修炼出四十万亿道圣道规则后,都去问过师尊。但师尊言,我这样的圣境成就,对将来能不能成为诸天之一,也就只是将微乎其微的机会,增加到了三成。另外七成,由未来百万年的修炼决定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刻苦、意志、悟性、潜力、机缘、气运、挫折、生死、智慧、劫难、苟且……等等,都会在未来百万年反复并且不断变得艰难的考验我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松懈,迷失在享乐中。有人潜力耗尽,逐渐平庸。有人渡不过生死劫,有人把握不住机缘,有人经受不住挫折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沉思片刻,道:“其实我是觉得,能在圣境,不过千年的修行中,夺取到未来诸天三成的机会,已是哪能可贵。对于很多神灵而言,在圣境就决定了他们未来的成就,那才是绝望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过是庸者,庸者怎能会绝望呢?庸者只会满足,然后变得更平庸。”缺眼神睥睨,道:“真正的强者,需要有大欲望之心,永不满足。所以,强者都是痛苦的,永远都不知道满足是什么滋味,永远在追求大欲望和大满足的路上,并且能一次又一次战胜痛苦,决不妥协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强者都有大欲望之心!”         剑鸣声响起,一道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,悬浮到缺的面前。         “此乃剑祖魄剑之欲剑,可有兴趣?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缺眼神深邃,道:“若尘兄要将它赠送给我?” 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缺兄不想修炼剑魄,让剑道更上一层楼?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缺眼中闪过一道犹豫之色,叹道:“我曾与师尊言,你太依赖剑祖魄剑,太依赖外力,已是走上歧途。没想到,你却能这么爽快的,将天下剑修都欲争夺的至宝,直接赠送给我这个浅交之人。可见,你并非是真正依赖外力,依旧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,能取,也能舍。”         若是真的依赖,也就绝不会忍心失去。         更不可能将之拱手让人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缺兄不收,这是害怕自己依赖欲剑吗?”         缺不屑一笑:“若区区一柄欲剑,就能断送我坚定的道心,还追求什么诸天之路?既然若尘兄有意助我修炼属于自己的剑魄,我便收下了!这个人情,日后必还。”         缺很清楚,张若尘赠送欲剑,必是为了其父张陵。 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,心照不宣。         来到现实界,便是到了真实神宫的地盘。         再往前,就是虚实界。         秋色很浓,满地枯草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远眺坐落在广阔原野上的那座雄奇神宫,以巨石修筑而成,很荒凉,不像别的神宫鼎盛繁华,修士成群。         缺看出他心中的疑惑,道:“命运神殿的十二神宫,代表命运的十二种形态。但,并不是每一种形态,都能演变为强大的修炼法,需要诞生出旷世奇才创法,才能将这一神宫发扬光大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十二神宫中,真正强盛,且修士众多的神宫,只有死亡神宫、凶骇神宫、祸择神宫、福禄神宫、怒天神宫、生命神宫、吉祥神宫、虚无神宫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意义上来说,生命神宫和吉祥神宫也随当年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的陨落而没落。如今的生命神尊,出身死亡神宫。如今的吉祥神尊,出身凶骇神宫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生命神尊,能传生命之道吗?这样的吉祥神尊,能传吉祥之法吗?生死难分,吉凶难测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概因生命神宫和吉祥神宫修士依旧众多,也就还能保持一定的影响力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师尊未横空出世之前,虚无神宫也和现在的真实神宫一样,徒有其名而已。”         缺说的很多话,实际上已是犯了忌讳。         但,谁叫他是虚天的弟子? 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弟子,可不像血屠那种半路出家拜到凤天门下的修士。谁都能看出,虚天是将他当成虚无神宫未来主人在培养。         来到虚实界,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原野,身前是混沌一片。         混沌深处,则是空虚无物。         “再往前,就是大劫宫了!但,我们不去那里。”         缺猛然以跺脚,脚下大地裂开。         他和张若尘直向地底深处沉陷,坠入无尽的混沌。     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张若尘身形定住,出现在一座悬空岛上。入眼处,是一条滚滚长河,飘在虚空,流在混沌之中,前不见尽头,后不见源头。         悬空岛一半位于长河之中,一半位于虚实之间。 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就是五界天!真实、虚无、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在这里并存。”缺道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探出一只手掌,顿时掌心前方,出现大量时间规则,如密集的线条一般,瞬间从掌心流过,进入时间长河。         没错。 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条河,就是时间长河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虚天前辈要我做什么?” 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的意思是,你现在修为还太弱,需要变得足够的强之后,才能离开命运神山。”         缺指向位于悬空岛右侧的一座晶莹如玉的殿宇,道:“那便是未来神殿,你若能击败殿中之人,就能离开命运神山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将信将疑,走出混沌,向悬空岛位于时间长河中的区域行去。         悬空岛上,一共有两座殿宇。         一在左,为过去神宫。         一在右,为未来神宫。         两座神宫,近乎一模一样,都不算巨大,只有十三丈长,三丈高,无法与别的神宫、神殿相提并论。         但让张若尘吃惊的是,这两座神宫,竟是由时空晶石修筑而成。         须知,哪怕一枚时空晶石,都是了不得的宝物。用成千上万的时空晶石修筑神宫,怕也只有命运神殿,才有这样的手笔。         在过去神宫和未来神宫之间,布置有两座时间神阵,源源不断的吞吸时间长河中的时间规则。         阵中似有神灵在修炼,但阵法边缘布置有高深的空间阵法,看不见神阵世界中到底是什么景象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来到未来神殿外,抱拳道:“在下张若尘,奉虚天之令,前来挑战前辈。”         缺在远处,道:“师尊的意思是,你只能以自己的力量,去战胜此人。可以使用神器和奥义,但不可借助他人的力量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哗!”         悬空岛上的时间规则活跃了起来,化为密集的光点,汇聚向未来神殿。         就连旁边的时间长河,都波涛汹涌。         那些数之不尽的时间光点,化为一条长河,向张若尘狂涌过去。         说出手就出手了!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脸色激变,若被这时间长河击中,非要寿元大损不可。于是,唤出沉渊古剑,施展出第六层的时间剑法,一剑刺了出去。         为四季剑法中的冬剑!         整个悬空岛,仿佛在瞬间化为冰天雪地,要冻结时间。         “嗷!”         一声龙吟响起。         时间长河化为时间神龙,破了冬剑,撞击在张若尘身上。         尽管张若尘在最后时刻,撑起太极圆圈,身体依旧飞了出去,五脏六腑尽碎,流失近千年寿元,重重坠落到地上。         “长河化龙,好强的时间造诣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满喉血腥气,但却强行压制神血吐出,缓缓站起身,看着未来神宫,眼神中没有郁闷和气馁,反而充满战意。         缺道:“你若使用神剑,就算破不了时间神龙,也不会伤得这般重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没有使用神剑,自然不是轻敌,而是想凭自己的力量,去战胜未来神宫中的那人。以此告诉虚天,即便没有神剑,张若尘依旧天下无双。         缺见张若尘取出日晷,开始疗伤,知晓张若尘一时半刻不会离开五界天,于是先一步走了!         修辰的声音,从日晷中传出:“命运神殿建过去神宫和未来神宫,是为了对抗天庭的时间神殿,可惜时间哪有那么容易修炼?神宫易建,人才难觅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那凤彩翼曾还邀请过本神,做两宫之主,可惜被本神拒绝了!本以为这两座神宫是形同虚设,没想到,还真让他们培养出来一位了不得的时间之道强者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张若尘你的时间之道造诣,与别人差远了!除非你能修成时间剑法第七层,流年剑法,否则破不了时间神龙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最根本的原因,还是你的修为太弱。若你能达到太白境,要破这时间神龙,亦不是难事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