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万古神帝张若尘笔趣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149章 救父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 七柄剑祖魄剑,般若最终只收下了一柄。
        爱剑!         或许她是不愿彻底斩断自己对情爱的眷恋,所以,以爱剑守护之。         借张若尘的剑,守护心中的那段情。         与般若分开后,张若尘去看了被关押在怒天神宫中的蒲传奇。蒲传奇的神血,被不断抽离出来,炼制血丹。         神魂被不断抽离,炼制神魂丹。         要用这些血丹和神魂丹,为般若疗伤。         本是太虚境巅峰的存在,未来甚至有机会冲击无量境,却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,当真是可悲。         但,张若尘并不认为蒲传奇会被一直关押在这里,毕竟是一等一的强者,犯下的过错,还达不到死罪的地步。 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一旦脱身,必会疯狂报复。         ……         明帝,张陵,修炼黑白两仪身,经修罗战魂海的洗礼,化名“弃天”,彻底脱变成修罗族,后拜入命运神殿的天命司。 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天命司的神灵,哪怕犯下再大的过错,最后,还是要带回天命司,由天命司处罚。         被关押在天命司神狱中的张陵,正遭受着“鬼磨酷刑”。         百鬼拉磨,磨盘足有宫殿大小,将张陵的神躯碾碎成肉泥。碾碎后,神躯重凝。 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再次碾碎。         碾碎的,何止是血肉,更有神魂。     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         但又不会彻底将他杀死,会留给他疗伤的时间。         “弃天,你知道自己被碾碎多少次了吗?”罗存真站在石磨旁边,冷笑问道。         张陵全身被神链捆缚,悬在石磨上方,披头散发,再也没有千年前的精气神,像是垂暮朽朽,低声道:“第一万四千零七次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竟记得这么清楚吗,精神意志倒是强。哼,加刑!”罗存真眼神满是戾气,沉喝一声。         当年,殒神岛主被关押在天命司神狱的最底层,那时罗存真乃是天命尊者座下排名前三的强者。         天命尊者去了玉煌界,由他执掌天命司。 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为弃天这个叛徒,引龙主进入命运神山,到达神狱最底层,将殒神岛主救走,才导致他从风光无限的天命司刑司大神,贬到这暗无天日的地方。 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岂会没有恨? 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死亡神尊和尊者交代,得留弃天性命,他早就将其一口吞入腹中。 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         一道冷喝声,在罗存真耳边响起。         “嘭嘭!”         血屠在前面开路,打倒一片天命圣卫,闯到罗存真的面前。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铁甲着身,悬空站立,冷冷看了一眼血屠,哼声道:“死亡神宫的神灵这么狂吗,敢闯我天命司神狱?今日,本座便替凤天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         一道具象化的影子,从罗存真身上飞出,迅疾如电,一掌按至血屠身前。         以罗存真的修为,哪怕只是一道分身,也神通盖世。一掌按出,血屠只感觉天旋地转,身体无法动弹,像是要被一股无形力量撕扯得四分五裂。 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!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背负双手,挪移到血屠身前,直接以身体将罗存真的分身撞碎。         所有神力皆在瞬间,在空间中消弭于无形。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认出张若尘,冷笑:“弃天,你儿子来了!真没想到,这才短短百年,修为竟已如此之强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哗!”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一指点出,顿时一缕缕尸气涌出,化为锁链、刀斧、战剑、骨锤……,上万种兵器,皆如神兵,铺天盖地压向张若尘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拔地而起,一拳拳打出,形成天河虚影,将战兵打碎,将尸气打散。         最后,一拳攻至罗存真面前。         血屠吓了一跳,大喊一声:“师兄!”         现在又不是玉煌界开启的时候,天命尊者就在天命司。那些圣卫被打了也就打了,这要是将天命司的大神打了,哪有那么容易善了?         拳风蕴含密密麻麻的明亮符纹,吹打在罗存真身上,逼得罗存真身上的护体神光显现出来。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心中大惊,哪里想到张若尘已强至如此地步,瞬间便打至身前,轻敌之下,差一点吃了大亏。         但他很快从容下来,笑道:“若尘界尊好大的威风,天命司岂是你放肆的地方?本座便站在这里不动,你这一拳若是落下,本座敢保证你这一辈子都走不出天命司神狱……啊……你……” 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重重一拳打了出去,将罗存真身上的护体神光一层层击碎,将其打得撞击在石磨上。 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石磨破碎。         拉磨的百鬼,尽皆魂飞魄散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根本无法克制心中怒火,飞到半空,以神剑斩断张陵身上的锁链,眼神苦涩难明,道:“父亲,我……我来迟了……”         张陵睁开一双皱巴巴的眼睛,仔细看着张若尘,心中久违的激动,但却死死克制自己,叹道:“你不该来的,这一切是我的错,就该由我来承担。你走吧!”         “张若尘,你以为你救得走他?你这般目中无人,只会让他遭更多的罪。”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身上神光大涨,如灼热恒星,嘴里发出冷厉的狂笑,吓得神狱中的圣卫尽数退走。         就连血屠都立即退到神狱的入口处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瞥了罗存真一眼,才又盯向张陵,道:“父亲,等我回来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跨越空间,向神狱出口处而去。 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走,本座说过,你这辈子都休想走出天命司神狱!”         罗存真释放出神境世界,笼罩整座神狱,灰色的尸气向张若尘缠绕过去,伴随有数之不尽的规则神纹。         “怒剑!”         剑祖魄剑从张若尘体内飞出,如黑夜中的流星。 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         一剑破开罗存真的神境世界,击穿他的身体。         这位命运神殿一等一的古老强者,顿时身体变得软绵绵的,从半空坠落下去,久久无法从地上爬起来。         血屠目瞪口呆,担心得要命。         这里可是天命司的地盘,罗存真可是天命尊者之下排名前三的大神强者,这么被张若尘重创,天命尊者岂会不怒?         “替我看着这里,我去去就回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从血屠身旁走过,径直去了命运神殿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像是早就猜到他会回来一般,依旧坐在神座上,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谁放他进来的,本天是他一个小辈想见就能见的吗?”         缺站在神殿门口,闭目养神,心中暗道,明明就是你老人家先前吩咐,若是张若尘再来,莫要阻拦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当场跪下。 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跪下了呢?”虚天道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若尘上跪天地,下跪父母。为救父母,可抛舍性命,何况是下跪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想救你父亲?不行啊,你父亲犯下的罪无人能救。”虚天道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对命运神殿而已,我父亲的确罪不可恕。但,虚天一定有办法,否则虚天也就不会吩咐天命尊者放我离开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使劲摇头,皱眉道:“本天要放你父亲,的确是一句话的事。但放了他,命运神殿的威严和法规将荡然无存,今后岂不是人人都敢背叛神殿?人人都敢与命运神殿为敌?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心中明悟,道:“虚天有何条件,尽管提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三个条件!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含笑,道:“第一,你得在命运神殿待一段时间,没错,本天就是要将你软禁在身边。你可服气?”         “服气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本天会离开命运神山一段时间,你不会偷跑吧?” 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不会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点了点头,道:“第二,你得去昆仑界,为本天取剑心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剑心?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剑祖八绝,心为上,源为本。欲修剑二十四,既然没有找到剑源,只能用剑心代替。”虚天道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可是我并不知道剑心在什么地方?”         “剑冢!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又道:“没叫你现在就去取,以你现在的修为,也取不了!但,你得答应下来。本天很信任你,知晓你张若尘答应了的事,一定会做到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答应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第三个条件呢?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想了想,道:“算了,以后想到再提吧!” 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虚天前辈再想想。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没有提的条件,才是最难做到的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本天觉得,让你父亲关在天命司也挺好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只得妥协,道:“第三个条件,虚天想到再提吧!不知虚天如何救我父亲?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很是满意张若尘的态度,笑道:“放了他,是不可能的。但,本天欲要铸炼神剑,正好缺一个看护剑炉的剑仆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虚天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心中苦笑,这下命门是真的被虚天抓在了手中。         这老家伙太精明了,算无遗策。         看似在帮他,实则是将他死死拽在了手中。 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若尘何时可以离开命运神山?若尘指的是,去昆仑界帮虚天取剑心。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缺会带你去未来神宫,他会告诉你,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。”         过去神宫和未来神宫,都是命运神殿十二神宫之一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和缺离开后,听云笙赶回命运神殿,禀告道:“虚天,莫泊沙死了!” 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?混账,本天说过要活的,要活的!你听云笙好大的胆子,这是没有将本天的话放在心上吗?”虚天震怒。         听云笙立即单膝跪下,道:“都是血绝!有消息提前传回血天部族,血绝得知是莫泊沙在陷害他,便奋起将其击杀。血绝的脾气,天下皆知啊,无人拦得住。此刻,他以莫泊沙和青云台的皮做成了战旗,已是率领众神打到青天部族去了,要为亡子讨回公道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