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万古神帝张若尘笔趣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147章 长生不死者的线索?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 神殿中,只剩张若尘和高坐神座上的虚天。
        虚天沉哼一声:“在一位天面前自作聪明,无疑是愚蠢至极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深知虚天心中的怒火,单膝跪下,告罪道:“虚天前辈洞悉乾坤,明察秋毫,应该明白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事,皆是无月的算计。她若真的失忆,受了重伤,晚辈岂能让她逃走?为何却反被她夺走了宇鼎和天尊宝纱?”         “说到底,晚辈在她那样的精神力强者面前,根本没有一较高下的资格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无月心比天高,这么做,既是不愿入大劫宫,被虚天前辈束缚。也是在利用虚天前辈,整合地狱界的力量,欲要一举拿下百族王城和星桓天,为黑暗神殿谋利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这场争斗中,晚辈是绝对的受害者。”         此刻,没有必要虚以委蛇,二人终于开诚布公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冷冷的瞥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若非知晓是她在耍小聪明,你觉得,你能活到现在?” 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虚天前辈不杀之恩。”张若尘连忙道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与本天作对,还利用到本天的头上,九死异天皇也太小看我虚风尽,这个仇,迟早会与他清算。”         显然在虚天看来,无月和无边不可能有这个胆子,背后必是九死异天皇的授意。         这或许也是他故意赐婚的原因之一!         虚天盯向张若尘,道:“剑界找到了吧?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早就知晓虚天一定会问出这个问题,因此,控制自己的心跳、呼吸、眼神,处变不惊,苦笑道:“若是找到了剑界,晚辈何必还来命运神山冒险?”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和极望失踪的这段时间,去了什么地方?”虚天道。         这老家伙太精明了!         而且精神力恐怖,世间能瞒过他的事太少太少。         极望和绯玛王在夜叉族祖界所在的那片星空交手,张若尘几乎也是同一时间,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。         告诉虚天,他没有和极望同行。这样的鬼话,连张若尘自己都不会信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在虚天前辈面前,不敢说谎。晚辈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遭到名剑神的追杀,是龙主救了我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名剑神,能让极望失踪这么久?”虚天冷笑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名剑神在龙主面前,自然算不得什么,但,乱古魔头绯玛王却不是易于之辈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只能赌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太师父的确是牵制住了虚天,让虚天无法知晓里面发生的所有事。         听到绯玛王之名,虚天的神情果然严肃了许多,道:“如此说来,你们失踪的这段时间,竟与绯玛王有关?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绯玛王是被晚辈唤醒的,然后将她镇压在了宇鼎中。肯定是因为记恨晚辈,所以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才会处处针对晚辈,欲要置于死地。”         乱古复活过来的魔头。         对虚天这种层次的人物而言,实在太有吸引力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的注意力被张若尘引到绯玛王身上,道:“你是如何唤醒她的,讲仔细,不要忽略任何细节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这绯玛王与命运神殿渊源颇深。千年前的狩天之战,命运神殿一共有三位神女候选人,出身凶骇神宫的粉红骷髅就是其中之一……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细细讲述起来。         讲完后,虚天脸上神色越来越凝重,道:“你是说,这粉红骷髅的脑颅有,有一座血湖?她的神魂和神源,就保存在血湖中?” 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如此。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她曾被四次杀死,又四次复活?” 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秘密,虚天一念推算,就能洞察。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长生不死者的血液?可是长生不死,怎么可能存在呢?”虚天喃喃自语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还从未向长生不死者身上想过,听虚天这么一说,顿时心中大惊。         是啊,除了长生不死者的血液,还有什么可以让一位神灵的神魂和神源保存这么多年? 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不动明王大尊会不会也是发现了类似的痕迹,所以才四处寻找长生不死者?         虚天冷道:“那绯玛王在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三十八位,论修为,绝不弱于现在天庭和地狱的诸天。但,她的修为远远没有达到巅峰,以极望的实力,还收拾不了她?极望是想生擒她,夺取她身上的长生不死者血液吧?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就不是晚辈能知晓的了!长生不死?这世间哪有真正的不死之人?哪怕是温和的植物类生灵,一旦诞生出灵智,踏上修炼路,也要毁灭在元会劫难之下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显然是认同张若尘的观点,这也是他一生都坚信的观点,但,心中却埋下了一颗长生不死的种子。         “噼啪!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身上的锁链全部断裂,化为铁粉洒落一地。 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虚天前辈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知晓直到此刻,自己身上的危机才算是真正化解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别谢得太早,没那么简单。这一次,虽是黑暗神殿的算计,但睡了本天的女人,这口恶气,本天岂能咽得下?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能将这话直接说出来,张若尘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        就怕虚天闭口不言,那才显得虚假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你能献出宇鼎,倒是有点小聪明。但,宇鼎早已不属于你,得本天自己去夺取。所以这无法让你赎罪,也还不了本天的人情。逆神碑拿出来吧!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犹豫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讥笑:“本天若是想要强夺逆神碑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时候,就已经做了!但,本天不屑为之。此一时,彼一时,你欠下的,总要还吧?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取出半块逆神碑,以神气托举,呈给虚天。         逆神碑自动飞到虚天面前,他细细观察起来,手指在碑上抚摸,神情中充满思索的意味。 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六祖带回来的,这材质的确很特殊,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释放出神气,涌入逆神碑,碑上的文字一个个浮现出来。         眉头皱了皱,他衣袖一挥,碑上的文字全部都被抹去,化为一块石头。         这碑上的文字,乃是十万年前,天庭成立之时,天庭诸神烙印上去。显然虚天是觉得,这些文字太过多余,掩盖了逆神碑的本质。         一道道规则神纹,从虚天指尖涌出。         但还没有靠近逆神碑,这些规则神纹就消散,化为无形。 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容不下世间一切铭纹和规则,这东西,不算多么坚不可摧,倒是诡异至极。莫非三十万年前,他们去的地方是那里……”虚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眼神变得异样。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早就知道,逆神碑一旦暴露,多半保不住。         毕竟,它涉及到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征战未知之地,关乎这个世界最为重大的隐秘。越是强如虚天这样的人,越是对这个秘密感兴趣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脸色突然一变,衣袖一挥,逆神碑飞回张若尘身旁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道:“本天还以为多么了不得呢,连寻常神灵都能在上面烙印下神文,对我们这种层次的存在而已,一击就能打碎。收起来吧,没什么大用的东西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愕然,绝不认为六祖他们拼了命带回来的东西,虚天会不感兴趣。 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虚天岂止是感兴趣,简直就是太感兴趣了!         感兴趣到,准备带着逆神碑,去寻找二十四诸天征战的那个地方。 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个念头,怎么都压制不住。         但理智告诉虚天,那个地方绝对不能去,必须要压制自己的念头。         就算要去,也得是天下无敌之后才能去,现在前去……他可不想步逆神天尊他们的后尘。         好奇心,能害死一位天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心境难以平息,连忙道:“张若尘,你这个混账,谁让你拿出逆神碑的?你这是想干什么?想要本天重走二十四诸天当年的路,去征战那未知之地?放心,等本天击败酆都和昊天,世间无敌之后,必定找你索要逆神碑。逆神天尊那群废物办不到的事,本天肯定能平推过去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心中郁闷,却也无法辩驳,只得重新收起了逆神碑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强行让自己的思绪转移到别处,道:“那具神尸拿出来,本天研究研究。”         张若尘取出神殿,献了出去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手指一点,拳头大小的神殿轰然膨胀,如同化为一座宏伟的钢铁城池,悬浮在了时而膨胀,时而收缩的虚空中。         凝视被禁锢在火焰光柱上的老尸鬼,虚天笑了起来,道:“难怪你能操控它,原来是不动明王大尊的手笔。大尊,不愧是大尊,十个元会后,依旧能影响后世。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或许没有见过不动明王大尊,但不动明王大尊对虚天所在的时代影响巨大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怎么可能对不动明王大尊的力量一无所知?         “咦!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的目光,从老尸鬼身上移开,落到禁锢老尸鬼的那根火焰光柱上。         这根火焰光柱,长达十二万九千六百里,镇压了老尸鬼足足两百多万年,却依旧完好无损,显然不是凡品。 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这么大一块火源神铁精,太好了,本天炼制属于自己的神剑的最后一种材料找到了!”         虚天看向张若尘,道:“就要它了!”         “虚天取走了火源神铁精,老尸鬼怎么办?”张若尘道。         虚天冷笑:“你口中的老尸鬼,可是实打实的酆都大帝前世身,你觉得自己保得住?还是放在本天这里吧,这具神尸,尚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地方。”         雨魂以化尸禁术将星桓天尊的尸身炼尸入体,连星天崖的虚问之都知晓,虚天何等存在,怎么可能不知道?         ……         今天就一章,明天恢复直播码字和两章更新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